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健康门户网新闻正文

顺娘分集剧情详细介绍21-30集顺娘大结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高圆圆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一集

  家丛抱病来替慧姨看诊后,叮咛众人要小心慧姨的身体状况。

  乌秋开始承担陈家的重任,不料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天带小六前去收租,就因同情对方贫困,不但未收租金,还把今天收进的现金交给对方抒困,慧姨责怪乌秋还未替陈家赚钱,就先做散财童子!

  乌秋努力想改变慧姨对自己的看法,因此继续努力学习,不料被人称为陈家大小姐的『丈夫』,招赘的耳语不时传来,弄得乌秋心中颇不是滋味,返家后七舅公要求明日乌秋与其一同前往应酬地方官员,期望减少税金的缴纳,乌秋因在外受一肚子气,直接表明他不懂应酬,也不愿前去!

  慧姨怒声训斥乌秋,一个当家所该做的事,本来就是他不会的,当初与顺英结婚时,自己就该考虑清楚。乌秋愤而表示陈家只有女主人,根本没有男主人。

  顺英知道乌秋一定在外面又因一些闲言闲语而自尊受挫,顺英耐心的好言相劝,心直口快的乌秋表示若当初没娶顺英,如今也不必始终寄人篱下,顺英对乌秋的想法感到难过,乌秋相信这些年,顺英一定也过得不快乐!

  秋月的表嫂为秋月大抱不平,苦劝秋月趁着还年轻,一切重头开始,不过更重要的是,在秋月离开之前,一定得向福财要一笔生活费。

  福财到处周转,连怡春院的老相好小环也成为他借贷的目标,可惜却被小环所拒,福财离去时正巧遇见丽虹,灵机一动的福财,欺骗丽虹乌秋的店周转不灵,丽虹情急之下,将自己所存的钱都交给福财,又担心乌秋不肯收她的钱,因此交代福财千万要悄悄帮助乌秋度过难关……福财见丽虹如此有情有义,本不想拿丽虹的钱,岂知丽虹一心挂念乌秋,硬将钱塞进福财口袋!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二集

  福财偷偷取用乌秋杂货店的订货单之事,被顺英揭发了,慧姨气急攻心,再度晕厥,顺英担心慧姨为了福财不能安心养病,只好拿钱让福财去还清所欠的货款,福财到慧姨面前深深忏悔,慧姨在病中,终于感到一丝欣慰!

  士林连日不眠不休的照料生病的慧姨,甚至担心慧姨会突然撒手而去,因此虽然这二十几年来,他屡屡被慧姨拒绝,但此刻他尤其感觉人生苦短,在他的痴情守候之下,慧姨终于答应了士林的求婚。

  这次不但陈家有了喜事,胭脂也再度有喜,家丛在伤口受到感染后,一直未能痊愈,但在得知胭脂再度怀孕的消息后,整个人也精神起来,大家都洋溢在一片喜悦之中。

  然而在经过家丛的抢救后,慧姨仍然撒手人寰,顺英的脑海反复浮现慧姨临终时的所说:为何我都已经走到人生的终点,却还有这么多放心不下的人与事?!福财返家才知,慧姨已经过世,士林带着慧姨的骨灰回北京。福财没脸继续待在陈家,决定远走他乡。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三集

  家丛将仅剩的抗生素给了病患急用,自己伤势继续恶化却无药可用,赖父为家丛到上海买药,赶路回来车祸身亡,所带回的抗生素也无法使用,家丛病故,赖母怨恨是胭脂害死赖家父子,在拉扯间,胭脂不慎跌倒,因而小产,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的胭脂,决定仰药自尽追随家丛而去。

  胭脂被救活了,赖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决定带着胭脂离开这个伤心地,到日本定居。

  福财到庙中求师父为他剃度,师父见福财无处可去,收容之。

  (三年后)顺英打理陈家一切事务,每日繁忙不已,乌秋却帮不上忙,金水忽然晕倒,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经医生诊断后,解释金水的症状为脑病变,乃癫痫症。

  乌秋再遇丽虹,乌秋发现与丽虹相处真是轻松自在多了,乌秋每日一大早便出门,太阳下山才回家,小六、小凤都发现乌秋连一件东西也没卖出去,肯定是逃避家里,顺英心知肚明,不愿点破,七舅公上门,表示将改选里长,每户的户长都要参加,小六小凤表示他们家的户长天天都不在家,顺英表示届时她一定会准时参加。

  周舍的办公室重新装修,找来风水大师为之看风水,大师表示这个镇上有个叫马胭脂的女孩,乃是他看过最好命的女子,非但旺夫益子,且与周舍八字相合,若能娶到胭脂,周舍所有劫难将化险为夷,还将财运亨通--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四集

  福财做搬货工人,终于存够了钱,因此立刻将钱送去还给丽虹,不料却在丽虹家门外看见乌秋的扁担与竹篓,并听见两人对话,知乌秋常到丽虹家来,福财担心顺英与乌秋是否婚姻有状况?!

  顺英由小六处得知福财消息,希望能将福财找回来,乌秋亦同意,表示福财聪明,回来一定能帮顺英的忙。

  周舍让跟班打听胭脂下落,且计划并吞陈家产业,经林老板的描诉,得知陈家的罩门就在这位姑爷身上!

  顺英向乌秋问起是否见过丽虹,乌秋坦承不讳,顺英适度表达了醋意,乌秋反而开心,觉得顺英再度留意到他了,翌日丽虹又在半路等乌秋,乌秋婉拒丽虹,丽虹难过,决定远走他乡,不再影响乌秋与顺英。

  顺英与乌秋商量,替金水买个童养媳回来。乌秋一连找了数日,却没有结果,顺英心急,只好请福财帮忙,福财去别的村镇物色童养媳对象,很快就有好消息。

  七舅公得知福财已经浪子回头,非常开心,索性要福财留下来帮忙顺英打点陈家事务,七舅公顺口奚落乌秋一顿,乌秋难堪—

  不久,周舍与七舅公来到,周舍拿着乌秋盖过手印的合约书前来,表示乌秋已经把陈家两间店铺卖给他了,七舅公与顺英大惊,乌秋连忙否认,然合约书字字清楚明白,乌秋这才知被周舍欺骗了。

  顺英难过不已,对七舅公频频道歉,表示当初慧姨不让她嫁给乌秋,都是因为自己固执,现在才会把陈家家业给败掉了,她非常对不住陈家长辈……

  顺英的话,深深刺伤乌秋,乌秋决定离开陈家,避免再继续拖累顺英。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五集

  落寞的乌秋在路上遇见周舍与他的两个跟班,乌秋气不过与周舍理论,周舍取笑乌秋自己蠢,乌秋大怒之下,挥拳要打周舍,却反被周舍的两个保镖痛殴倒地。

  受伤晕厥的乌秋被路过的丽虹发现,乌秋醒来后已丧失记忆,丽虹认为这是老天赐给她的大好良缘,因此给了乌秋一个新的身份叫做陈正青,自己是正青的妻子,两人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乌秋失踪一年之久,村民闲言闲语的说乌秋抛妻弃子跟别的女人跑了,…

  顺英左思右想,为了杜绝这些闲言闲语,表示乌秋已经找到,但却病死在南京某医院,众人谅解乌秋非无情无义之人,但却又联想到乌秋是被顺英的断掌所克死。

  顺英担心自己一旦离开乌秋家,丽虹一定会带着乌秋匆忙搬走,到时她就真的失去乌秋了。胭脂无奈,只好让顺英继续守在乌秋家门外。

  陈家的田地被周舍切断水源,佃农们无水灌溉,七舅公带着佃农们上门找顺英商量,不料却扑了个空,七舅公觉得顺英放着这么大的事,却自己出远门,且不交代几时返回,真是太不负责任,胭脂见七舅公对顺英不谅解,只好出面帮忙处理安抚佃农。顺娘分集介绍 第一集

  今天是顺英出阁的日子,然而迎亲的吉时已到,却不见新郎前来,赖母气愤的表示,陈家隐瞒顺英断掌的事实,害得儿子被克,命在旦夕。赖母要求退婚!

  顺英亦请家族长辈七舅公与慧姨同意,解除这门充满迷信与不公平的婚姻。

  经过退婚风波,慧姨十分自责,但顺英却认为不可受断掌的迷信传言而左右,她要以坦然的态度,面对未来的人生,颠覆断掌所带给陈家女儿悲惨的命运!

  陈家总管马士林的女儿胭脂与顺英情同姊妹,在顺英最低潮的时刻,她总是仗义执言,不停的给顺英加油打气。

  慧姨的侄子李福财暗恋顺英多年,见顺英解除婚约,心中不由放下一颗大石,他同样也鼓励着顺英,希望顺英尽快走出被退婚的难堪。

  陈乌秋是一个四处漂泊的卖货郎,他热情而善良,幼年因家乡一场瘟疫,夺去他父母亲人的生命,成为一个流浪的孤儿;同样在这场瘟疫中侥幸存活的还有丽虹,两个小小年纪的孩童相依为命了一段时期,后来乌秋被戏班子收养,丽虹则被老鸨珍珠带进怡春院,并栽培为怡春院中的花魁!丽虹的心里,一直爱恋着乌秋,但乌秋却只把丽虹当成妹妹看待……

  在乌秋对爱情还懵懂无知之际,遇见了顺英,顺英出众的气质与温婉的模样,令平日大而化之的乌秋怦然心动,顺英亦对乌秋的热心留下深刻的印象!

  顺英向乌秋买绣花布,不料乌秋在竹篓找寻时,却被蜈蚣所咬伤--

  顺英在庙中为家丛祈福,赖母姊妹怒指顺英断掌带衰,今天若不在菩萨面前起誓,家丛一定会被她克死……

  顺英反驳赖母,表示赖母若不尽快替家丛请位名医对症下药,恐怕害死家丛的不是自己的断掌,而是赖母的迷信与拖延!

  赖母见顺英竟将家丛病情严重的理由,转嫁到自己身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令她难堪不已,因而怒不可抑,挥手便赏了顺英两个耳光,围观众人皆为此举而愣住……

顺娘分集介绍 第二集

  乌秋被蜈蚣咬伤,再加上淋雨受了风寒,病倒在怡春院。丽虹为了收留昏迷的乌秋,痴情的丽虹,为乌秋挂上祈福的白色灯笼,昏迷中的乌秋,在恍惚中看见一道光亮,观世音菩萨(顺英貌)缓缓降落在乌秋面前,并以柳叶沾取净瓶水洒于乌秋身上;刹那间,乌秋感到身上的疼痛远离,自己也从昏迷中慢慢清醒…

  七舅公得知福财破坏顺英婚事,气急追打之,顺英不愿一直活在断掌的阴影下,决定走出户外面对一切,胭脂虽担心顺英受不了三姑六婆的指指点点,但亦不得不佩服顺英面对困境的决心!

  戏台上的武生乃是乌秋小时在戏班学戏的师弟,因一演员临时得了急病,而由经过的乌秋上台代打,乌秋不但再度遇见在台下看戏的顺英,更听见一些婆婆妈妈,八卦的说起顺英因断掌会克夫、克子而被男方家退婚,乌秋十分同情被言语中伤的顺英……

  乌秋亦因这次跨刀演出的机会而与师弟大山相聚,好客的大山夫妻,热情的将四处为家的乌秋留下!

  乌秋在整理竹篓内的杂货时,发现数日前顺英想买的白色绣花丝巾,因此不顾天黑雨大,坚持为顺英将绣花巾送到。其实,乌秋内心更想告诉顺英的是:断掌并不是罪恶,更无须介意因为断掌而遭退婚。然而在陈家上下全都小心翼翼避免提及退婚之事,乌秋竟毫无顾忌的在顺英面前开口,顺英脸色一沈周遭的空气彷佛瞬间凝结……

顺娘分集介绍 第三集

  胭脂见素昧平生的乌秋,竟然一开口就说中顺英的痛处,气得破口大骂,顺英却阻止胭脂,并感谢乌秋的鼓励。

  顺英是真心感激乌秋的这番话,因此努力的绣着观音图像,打算参加今年庙里举办的扮观音祈福法会,夜里,喝醉的福财闯进顺英的房间,借着酒胆,大胆向顺英示爱。福财表自己一直很喜欢顺英,但又怕娶了顺英将被断掌所克,如果两人只是相爱,不正式成亲,就可以避过这个厄运。顺英大感受伤,福财冲动的抱住顺英,顺英大声求救,闻声赶至的慧姨,见福财非礼顺英,气得拼命搥打福财,福财对婶婶说出喜欢顺英之心,但又怕遭断掌所克,慧姨伤心不已,表自己也是断掌的女人,但若无她这个断掌的婶婶,他能到陈家来继续过着优渥无虞的生活吗?

  福财见婶婶真的动气,酒也吓醒,诚心对慧姨表示,他是真的将婶婶当成自己的母亲,这世上,他最爱的人,就是婶婶与顺英!

顺娘分集介绍 第四集

  丽虹前来大山家探视乌秋,金枝得知丽虹乃青楼女子,更是言语刻薄,丽虹难过离去,乌秋连忙追出向丽虹道歉!丽虹向庆诚表示,其实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像大山嫂那般,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于是便向怡春院的老鸨珍珠提出从良的打算—

  珍珠苦言相劝,表乌秋既无人才也无钱财,丽虹表示,唯有乌秋把她当一个正常的女孩看待,而这正是她最需要的『尊严』!

  许多村民忽然染病,三姑六婆们想起这次扮观音的祈福大会是由顺英担任,肯定是因她断掌的关系触怒神明,导致上天降罪给村民,但大家越说越激动,索性结集起来,欲前往陈家兴师问罪!

  家丛为村民义诊,胭脂见其义行,对家丛的好感又更深一层,顺英约家丛见面,表示家丛提议再度向陈家提亲,然因赖家父母对断掌的她深感介意,顺英担心再度受到伤害拒绝之。

  丽虹请庆诚为她买了一间简朴的房子,她打算从此便跟乌秋在此生活,庆诚替丽虹找来乌秋,丽虹表示自己将储蓄买屋之后,还有余钱可以再买一块地,到时可以种田维生,乌秋亦乐观其成……丽虹问乌秋是否愿意与她共同过这种平淡而踏实的生活?乌秋望着丽虹,当场傻住……

顺娘分集介绍 第五集

  乌秋情急之下,坦承已经心有所属,他喜欢的正是陈家大小姐顺英,而且他不介意也不相信断掌不祥之说,丽虹大受打击!

  庆诚安慰丽虹,表示这是乌秋一厢情愿的想法,陈家乃大户人家,怎么可能将大小姐许配给乌秋这样一个穷小子?!

  金枝热心的替乌秋上陈家求亲,不料言语差池,败兴而回!

  乌秋仍不死心,决定亲自上门。福财却在慧姨面前不断毁谤乌秋,胭脂心知让福财继续搅和下去,一定坏其好事,因此赶忙进顺英房间,拿出一张顺英亲手所绘的乌秋鸟图,以示顺英心中亦喜欢乌秋!

  慧姨因此要求乌秋选个好日子前来定亲,福财不愿顺英出嫁,懊恼气愤的猛搥树干泄恨,慧姨心疼福财,要福财好好收心,也该娶个妻子,为李家延续香火。福财表他仍放心不下顺英,无法想象顺英嫁给乌秋这么一个穷小子,将来日子怎么过?!慧姨表示无所谓,反正陈家的产业都是顺英的,将来她与乌秋成亲,自然是乌秋住进陈家来!

  金枝得知乌秋接受慧姨的条件,大吃一惊,表示男人入赘会遭人耻笑,乌秋却毫不介意,表示这样他反而不必担心顺英跟着他吃苦,他亦能在外专心做生意!

  丽虹再度向乌秋表示,所有陈家给乌秋的,她丽虹也一样能给得起,论长相,她与顺英不相上下,乌秋卖杂货,她就替乌秋开一家杂货店…丽虹一厢情愿的做着美梦,乌秋无奈,只好告知丽虹,他真的不能接受,因为他即将与顺英定亲了!

  丽虹大惊—

顺娘分集介绍 第六集

  乌秋表示他与顺英曾到寺庙里问过菩萨,连菩萨都说他们两人姻缘天注定,所以过两天他就要和顺英定亲了。丽虹不能接受,当场伤心落泪,乌秋赶紧解释其实自己是喜欢丽虹的,但却不是男女之情,他只是把丽虹当成妹妹般疼爱……

  赖家丛听说顺英将与陈乌秋定亲,因此前来陈家,希望再度挽回顺英,但顺英心意已定,叫胭脂回绝。胭脂见家丛受挫十分不忍,安慰家丛,说他将来一定会遇上跟顺英一样的好女子,一旁观察的士林,意识到女儿胭脂对家丛除了同情,更有好感!

  在大山家守候一夜的丽虹,大清早就听见金枝对儿子臭头又打又骂,原来是臭头到学校去,却被同学耻笑父亲是个唱戏的,金枝软硬兼施,臭头就是不肯上学,丽虹哄着臭头,并告诉臭头,职业不分贵贱的道理!臭头听进丽虹的解释,欢天喜地的上学去,金枝十分感激丽虹,也为自己之前瞧不起丽虹是烟花女子之事道歉,正在此时,大山与庆诚急冲冲的回来,表示到陈家定亲的时辰就快到了,可是四处都找不到乌秋的人影,大家着急,担心乌秋不知会不会发生意外?!

  定亲吉时已到,陈家等不到乌秋踪影,福财奚落乌秋连定亲的吉时都错过,简直毫无诚意,慧姨也动怒,表示乌秋若让陈家难堪,她亦不会善罢干休……

顺娘分集介绍 第七集

  眼看吉时将过,仍无乌秋人影,慧姨越等越急,再加福财一旁搧风点火,气不过的慧姨索性要家仆小六与小凤将鞭炮等全部拆下!顺英出面阻止,慧姨看顺英如此坚持,表示愿给乌秋一个时限,若太阳下山前乌秋仍不能赶到,这桩婚事便告吹—

  被囚禁的乌秋心中焦急,深知定亲未能赶到,一定会让陈家与顺英难堪,逃出囚禁破屋,没命似的向陈家飞奔,……

  丽虹得知后,伤心欲绝,无论庆诚如何安慰,也无法抚平丽虹的伤痛,丽虹表看来她只有回怡春院了!

  慧姨为顺英举行盛大又隆重的婚礼,丽虹百思不得其解,她抽到的签诗,明明与陈家一样,为何乌秋却是选择和顺英结婚,珍珠希望劝醒丽虹,表示天下男人都一样,当选妻子之时,一定会选择一个清白之身的女子,所以乌秋宁愿选择断掌女,也不选择丽虹,丽虹心碎,重新回到卖笑生涯,她比往昔艳丽,也比往昔更豪放--

  在乌秋与顺英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的人,除了福财,再者就是丽虹,因为醉了,她无法克制的问起捧场的客人?你们为何要娶妻?娶了妻子又为何要来怡春院?客人表示这里的酒比家中香醇,这里的女人也比家里的美丽温柔,丽虹听了这些话,心中更是难掩激愤,她指着酒客鼻子逼问,既然是这样,你们谁敢娶我?谁要娶我?谁?酒客们顿时鸦雀无声—

顺娘分集介绍 第八集

  新婚燕尔的顺英与乌秋浓情蜜意,乌秋口口声声叫顺英为顺娘,福财吃味不已,每天借酒浇愁,这日又大发酒疯,劝他有好吃的快吃,有好住就快住,历任陈家姑爷没一个能安然活到老!

  同样意志消沈的丽虹,每天醉生梦死,终于将自己折磨得重病不起,乌秋看见丽虹病得昏昏沉沉,心有不忍,乌秋表示,自己病重时,丽虹曾为他高挂白灯笼补运,如今丽虹重病,他自然也会到菩萨面前替丽虹祈福,并愿吃斋念佛,祈求丽虹早日康复,乌秋这段情深义重的话,正巧被同在怡春院的福财听见,福财露出歹笑,这下他又有大作文章的机会了!

  福财回家将乌秋进怡春院见红牌姑娘的事大大夸张了一番,听得慧姨气愤不已,顺英更加伤心难过,毫不知情的乌秋返家,慧姨问乌秋今天上哪去?乌秋表示自己去怡春院看一位好朋友,顺英听乌秋竟称赞起妓院的红牌姑娘,简直让她既伤心又难堪,慧姨更是气得赏了乌秋一巴掌,胭脂也将乌秋骂个狗血淋头,顺英伤心欲绝的奔出,乌秋急忙追出—

顺娘分集介绍 第九集

  乌秋看到顺英哭成了泪人,于是解释丽虹和他一样,幼年家乡一场瘟疫,都成了孤儿,两人互相扶持一段时间,如今面对犹如自己妹妹的丽虹重病在床,他前去探视,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丽虹对他还有救命之恩!顺英听见乌秋言词坦白恳切,更觉自己的丈夫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于是拿出珍藏的野山人蔘,要乌秋送去给重病的丽虹补身—

  福财半路被几个赌场的保镖堵住,保镖表示福财欠赌场的赌债也该连本带利的结一结了,福财无法再拖欠,于是要他们拿账本给他瞧瞧,谁知一看之下,福财大惊失色……

顺娘分集介绍 第十集

  原来福财欠了赌场大笔赌债,福财表示一时无法筹措到如此多的现金偿还。赌场的雷霸表示那就拿陈家的地契来抵押。

  士林得知家丛的诊所即将开张,于是亲手写了『仁心仁术』的匾额让胭脂送去,不料却遇见赖母带风水师父前来,岂料风水师表示胭脂的面相乃大富大贵之相!

  福财偷取了慧姨的钥匙,溜进慧姨房间偷取地契,慧姨发现地契已经全部失窃,士林赶紧叫小六将前后门都关闭,并请所有人全到大厅来!

  福财趁着众人不注意时,悄悄将布包着的地契塞在乌秋的杂货篓子上,然后跟着大家进屋,还一面吆喝一定要搜身,把这个可恶的家贼揪出!

  乌秋想起顺娘的种种好处,因此又走回了陈家。

  乌秋郑重澄清,他绝对没有偷任何地契,今日会提早回来,是因在市集买到一个精致的观音像,因此提早回来送给顺英,顺英知道自己误会乌秋,决定要还乌秋一个公道!陈家众人聚集在大厅,顺英替乌秋澄清地契非他所偷,胭脂也表示一定有人栽赃嫁祸,做贼心虚的福财问胭脂,家里谁会嫁祸给乌秋?胭脂盯着福财,反问:你说呢?!

  福财闻言脸色大变—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一集

  慧姨表示那就请警察前来把事情调查清楚,顺英阻止,因乌秋也认为此事不必再追究,以免弄得家里人心惶惶,慧姨心中原本对福财有所怀疑,听此一说,便顺水推舟表示,乌秋说得有理,这事就到此打住。

  『乌秋杂货店』热闹开张后,生意却十分清淡,丽虹得知乌秋开店,拉着庆诚一起前往,不料却发现乌秋店里根本没客人,看起来冷冷清清,丽虹这时忽然想出一个办法来—

  乌秋的店里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客人(林老板),胭脂与乌秋连忙招呼,福财无精打采说,看他这副模样,顶多就买个两斤茶叶算不错了!不料客人随手拿出一张货单交给乌秋,表示他所需的物品与件数都写在单子上,到时将货品包装妥,搬到他的车上即可,乌秋与胭脂打开货单,两人眼睛皆为之一亮……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二集

  正当慧姨上香感谢祖宗们保佑杂货店的生意好转之际,外面来了一大群怒气冲冲的农民,前来质问为何田里无水可用,马总管一回想,这次的水租是转交福财去缴,莫非途中出了状况,村民一听,不由更为生气,表示大家都知福财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一大笔水租落到他手上,早不知挥霍到哪里去,难怪水源被切!

  门外的福财见事情爆发,连忙落跑闪人!

  乌秋见现场乱成一团,因此出面对大家表示陈家将全权负责,立刻解决水源问题!顺英正称赞乌秋处理得好,富贵却大声质疑此人是谁?事关重大,他能代表陈家做决定吗?慧姨一时无言,乌秋当场难堪不已,顺英向乌秋道歉,积压一肚子委屈的乌秋终于爆发了,他不过是一个杂货郎,凭什么代表陈家说话?当初自己不知为何鬼迷心窍,居然娶顺英为妻,他错了,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乌秋上怡春院打算将丽虹花钱所买的东西一一买回,丽虹诧异,表示难道自己的身份不够资格买他店里的东西吗?乌秋解释,他知道丽虹赚的都是辛苦钱,钱赚得越多,心里也就越苦,所以他不能让丽虹用这种方式帮他,丽虹心中感动,对珍珠说:姨娘,你总是觉得奇怪,乌秋既无人才又无钱财,我爱上他哪一点?现在你看见了,我就爱他的心地纯良。

  丽虹坚持不拿乌秋退回的钱,表示好朋友一样可以互相扶持,互相照顾!乌秋接受的丽虹的心意,临走时,表示这次前来,顺英特地要他转达对丽虹的感谢之意,丽虹诧异顺英为何如此……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三集

  乌秋解释,丽虹托林老板上门买货之事,是顺英发现的,顺英还大赞丽虹是个奇女子,丽虹苦笑—

  深夜下起滂陀大雨,福财徘徊在大门外,因天际不断闪电打雷,浑身湿透的福财只好叫门,希望请求婶婶原谅,不料慧姨因焦急过度,忍不住大声的数落福财的不是,未料福财竟一走了之!慧姨懊悔自己不该将福财赶出—

  四处乱晃的福财看见乌秋与大山夫妇在庭院吃饭,自己饥肠辘辘,却又拉不下脸过去,徘徊半天,终于让乌秋发现,金枝将家中所有的饭菜搬出来招待福财,挨饿许久的福财立刻狼吞虎咽,看得众人目瞪口呆,吃饱喝足后,福财的贱嘴还不忘批评金枝做的菜口味不佳,乌秋表示福财过惯了大少爷优渥的生活,外面的日子他是很难适应的,不如回家请求慧姨原谅吧!

  福财迟疑着……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四集

  在乌秋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福财终于愿意回家,他拿着家法到慧姨面前,向慧姨认错,请慧姨责罚,慧姨见福财如此一说,连日来的担心与气恼,终于让她憋不住地抱住福财大哭—

  慧姨身体不适,家丛前来看诊,表示慧姨的高血压情况严重,务必小心保养身体,不可受刺激与激动,否则容易因此而中风--

  家丛的母亲积极替家丛安排相亲,家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父母坦白现在正与胭脂交往,胭脂也是他目前唯一考虑结婚的对象,赖母对胭脂的印象不好,但在家丛的坚持下,只好退让,但她却仍坚持一点,就是要看过胭脂的掌纹才能决定是否接纳胭脂,胭脂问家丛是否一定要她做么做?家丛为难的表示,他是赖家的独子,实在不忍拒绝母亲的要求,只好希望胭脂谅解,委屈接受,胭脂为了家丛,也只好委曲求全。

  福财回家后,安分不少,虽仍抱怨帮忙乌秋的杂货店打杂,但想到乌秋对自己的不计前嫌,因此还是继续替乌秋沿路贴发传单。

  家丛带着胭脂回家,赖母已经请了两位命理师傅为胭脂看手纹,不料手纹看完后,赖母便让家丛送胭脂回去,转眼过了两天,却无消无息,胭脂的心悬在半空中,痛苦不已,顺英与乌秋劝胭脂与其一个人胡思乱想,不如去找家丛问个明白,胭脂却碍于面子与尊严,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这时小六慌慌张张的跑进店里,说赖家的凶婆娘来了,还说要找胭脂小姐呢!

  胭脂诧异反应—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五集

  赖母到了陈家,一反常态的客气万分,原因是命理师父看过胭脂掌纹发现胭脂的命万中无一,那是福禄寿全福,旺夫益子,大富大贵,将来赖家全要靠胭脂庇荫…士林虽不喜赖母的迷信,但因胭脂深深爱着家丛,于是也就接受赖家提亲,并很快完成婚事。

  顺英刚有喜,却传来乌秋外出办货,返家时所搭的船只翻覆,顺英听此晴天霹雳的消息,急往河边寻找乌秋,原来翻船之际,乌秋奋不顾身的将落水的人一一救起,最后自己却反遭溺水,家丛替乌秋急救,见其心跳停止,要顺英节哀顺变,顺英不能接受,继续不停的替乌秋急救,终于将乌秋救活,顺英要乌秋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否则她与腹中的孩子将如何是好?!乌秋得知自己即将当父亲,开心不已!(然因这次溺水,亦造成乌秋肺部受伤的后遗症,每到天寒时便严重咳嗽)

  婚后的胭脂与家丛,亦是浓情密意,赖母因为听从命理师父的说法,对胭脂更是呵护备至,每天烧香念佛,祈祷胭脂快点为赖家生个孙子。

  顺英怀孕后,慧姨心情大好,陈家人丁单薄,慧姨尤其希望顺英能为陈家添个男丁。

  林老板不甘心被丽虹拒绝,因此故意到乌秋的杂货店找碴,一口咬定乌秋卖假货骗他,丽虹得知乌秋有麻烦,又放下身段主动找林老板,然丽虹与林老板谈判破裂,林老板又对丽虹不礼貌,被丽虹拿起酒瓶砸向林老板--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六集

  林老板的头被丽虹以酒瓶砸伤,林老板因此故意将事情闹大,执意要警察将丽虹抓走—

  庆诚急忙去找乌秋帮忙,乌秋不在,顺英想起赖家势力亦不容小觑,于是前往家丛诊所求救,胭脂与家丛知悉此事,且家中与市长之子周舍亦有交情,因此热心帮忙,不料周舍以生意繁忙,拒绝与顺英等会面,家丛猜测周舍为人处事均将利益摆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恐怕还要花上一笔钱才能摆平,家丛与胭脂劝顺英放宽心,顺英有了身孕,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赖母在外听到怀有身孕,还以为胭脂有孕,乐不可支,等知道原来怀孕的是顺英,不禁冷言冷语的责怪胭脂的肚皮不争气。

  家丛和七舅公带着顺英准备的钱,上门找周舍斡旋,周舍接受了顺英的钱,同意放人,家丛与七舅公连忙将丽虹带出,丽虹万万没料到顺英会前来营救她,顺英表示,这一切都因为丽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所以只要她愿意放开胸怀,就会发现身旁都是好朋友。

  顺英返家后,发现乌秋板着脸,颇不开心的模样,顺英问乌秋怎么回事?乌秋一想起庆诚说丽虹被抓,他前去杂货店求援时,顺英的态度冷淡,无动于衷,乌秋不禁心里有气,他一发不可收拾的责怪顺英。

  顺英为丽虹奔走一天,听乌秋如此误会自己,不禁气馁!表丽虹已被救出!

  乌秋特地跑了一趟怡春院见丽虹真的安然无恙,方才放心。庆诚表示这一切多亏顺英小姐出钱出力,多方奔走,才将丽虹姐营救出来,乌秋知道自己误会顺英,赶忙回去向顺英赔罪,顺英硬是让乌秋在走廊上睡了一夜!

  胭脂带了伴手礼回到娘家,然士林却一眼就看出女儿不对劲儿,问女儿是否在赖家受了委屈?胭脂连忙否认。顺英回来,两姊妹淘小叙一番,顺英也关心胭脂是否有喜了,胭脂想起婆婆自从得知顺英怀孕后,每天炖补品要她喝下,逼着她早日怀孕,赖母不希望在这方面输给陈家,因此让胭脂饱受压力!

  无助的胭脂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恳求老天爷,一定要让她早日怀孕—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七集

  胭脂回到家里,婆婆立刻递上一碗符水要胭脂喝下,表示这间庙的符水十分有效,喝过符水后,很快就能怀孕,赖母表示反正不管怎么说,赖家在各方面,绝对不能输给陈家,否则家丛娶胭脂这么好手面相的妻子,岂不是白费功夫……

  顺英产下一名男婴,取名金水,慧姨开心的祭告陈家列祖列宗,倘若姊姊尚在人世,就能看见顺英如今结婚生子,幸福美满的样子!

  士林劝慧姨现在应该是她可以好好享享清福的时候,也是她追求自己幸福的时候,虽然慧姨明白士林希望自己能接受他的感情,然而断掌克夫的阴影始终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怡春院新来了一个姑娘(春蕊),正值豆蔻年华,春蕊见到丽虹的手环,羡慕得直夸漂亮,珍珠也兴高采烈的说,看这ㄚ头这么喜欢,不如丽虹将身上的耳环、项链也一起摘下来送给春蕊,到时再补丽虹一套。丽虹明白春蕊是珍珠将捧的姑娘,于是问春蕊,是否知道身上这些打扮是做什么的?春蕊说,是为了给男人看的!丽虹问春蕊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春蕊思忖着说,其实她更害怕挨饿。珍珠感叹的对丽虹说:春蕊可比你当年聪明多了!

  丽虹苦笑,表示她很清楚,一代新人换旧人,怡春院也该有新的姑娘来顶替了!

  小六这时送红蛋过来,表示顺英与乌秋生了一个儿子,丽虹虽为乌秋开心,却也感伤,当时她与顺英在观音庙里求的签诗都一样,但两人的命运却又如此不同……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八集

  家丛看见胭脂闷闷不乐,知道她是为了母亲不让她回娘家而心烦,于是要胭脂放心的回娘家去看看顺英与小婴儿,母亲那边,他会应付。

  胭脂回到陈家,与福财争着抱金水,两人不禁又斗起嘴来,福财要胭脂别跟他抢,要抱孩子,为何不自己快点生一个,胭脂立刻反击,过几个月,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倒是你想抱孩子为什么不也自己生一个呢?可惜你一事无成,没女人愿意帮你生孩子对吧!

  乌秋难堪的表示,不如就等儿子满月,再请两人过来吃满月酒。

  大山表最近请戏班表演的人少,他们一家子为了餬口,恐怕得到热闹一点的城镇去谋生,乌秋听说大山夫妇可能要离开此地,心中感觉不舍,却又无能为力!

  郁郁不得志的福财有了秋月这个爱慕者,终于也有人可以倾听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他畅所欲言的表示,大家以为他在陈家是个大少爷,那不过是个表象,实际他只是寄人篱下,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纨裤子弟,其实他也有属于自己的抱负与理想,只是从来没有人肯真正了解他…福财的真情流露,让秋月对他更多了一层同情与眷恋……

顺娘分集剧情 第十九集

  丽虹在怡春院花魁的地位渐渐被取代, 金水满月酒当日,贺客盈门,丽虹也让庆诚送贺礼给乌秋、顺英夫妇,庆诚告知乌秋,丽虹近来状况不佳,乌秋因此十分为丽虹担心,顺英见乌秋如此不安,大方表示乌秋也该去探视一下丽虹,乌秋很感激顺英的体谅。

  慧姨与福财得知乌秋前去怡春院探访丽虹,不禁替顺英捏把冷汗,无论慧姨与福财说些什么,顺英都坚定的表示,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也清楚乌秋和丽虹的交情,他们绝不会做出逾矩之事……

  怎知乌秋一去大半天,却不见回来,顺英抱着金水,也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究竟乌秋到怡春院大半天,究竟在做些什么?!

  与顺英吵架后的福财找秋月诉苦,两人也喝到酩酊大醉,福财甚至将秋月误认为顺英,而与其发生关系,……

  胭脂因喝了赖母所熬的秘方,腹痛如绞,被紧急送进家丛的诊所,…胭脂小产,全家难过不已,赖母责怪胭脂一定是外出动了胎气,所以造成这次小产,以后不准胭脂踏出赖家一步,胭脂沮丧!

顺娘分集剧情 第二十集

  慧姨发现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急着想将陈家的产业交棒给顺英与乌秋,然而记账、收帐等事,对乌秋来说实在是一大挑战,慧姨每每看见乌秋对这些事如此迟钝,不禁由忧心转为怒气,而这些学习上的困难,也让乌秋屡受挫折。

  赖母看见胭脂拖地擦桌椅,疾言厉色的要胭脂搞清楚,她嫁进赖家当媳妇,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替赖家开枝散叶,而不是来做下人的。

  慧姨看见乌秋提个礼盒出门,心知乌秋去找丽虹,慧姨对乌秋的不满,几乎到了难以忍耐的地步……

  丽虹决定离开怡春院,表对乌秋表示,今后她会常去以前买的那栋房子居住,乌秋乐观其成。

  慧姨决定将陈家的钥匙交付顺英,但她的要求是顺英给乌秋的钥匙必须让乌秋还回,顺英认为这是直接将乌秋排除在外,并宣布乌秋是自己的丈夫,从今日起,也就是陈家的主人。福财又口出恶言的表示乌秋曾偷家里地契,是不可信任的,顺英气不过,揭发不仅地契的事是福财干的,就连为了阻止乌秋娶亲,福财找人在定亲当日绑架乌秋,还找人半途殴打乌秋……

  这些事慧姨内心有数,如今被顺英揭出,面子颇为难堪,身体无法承受而晕厥过去--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六集

  福财见顺英始终无法将乌秋带回,因此帮忙上门要人,福财见乌秋处处维护丽虹,盛怒之下动手打了乌秋,乌秋被福财打得头破血流,头部受伤的乌秋,脑海闪进许多纷乱的片段,乌秋感到头越来越晕眩,却又有一股力量要他追求事实的真相,因此乌秋夺门而出。

  乌秋被村民发现掉落山沟,顺英请村民帮忙将乌秋送医治疗。

  周舍向七舅公提出若能将胭脂嫁他为妻,他将无条件放弃购买陈家田地的要求,胭脂与七舅公一起前往找周舍谈判,希望周舍再给陈家这一季的水源,不料得知此事的顺英赶至,直接与周舍撕破脸,斩钉截铁的表示不会让自己的好姊妹嫁给仗势欺人的周舍。

  乌秋伤势没有大碍后,便让顺英接回陈家,但因丽虹也与乌秋作了夫妻且有了孩子,顺英认为这亦是她的责任,于是也将丽虹母子一起接回陈家。

  清醒后的乌秋仍不记得任何事情,夜晚乌秋自己一人在陈家大院走了一圈,过往的点点滴滴慢慢浮现脑海,直到他看见自己的扁担与竹篓,丧失的记忆便完全恢复了,然而他也记起自己对顺英只有拖累,现在福财已经回陈家帮忙,且对顺英仍痴情等待着,乌秋决定继续装失忆,让顺英对自己死心,未来的日子,仍有找到幸福的机会。

  福财将这些烦恼对丧失记忆的乌秋诉苦,因乌秋已经恢复记忆,因此知道顺英如今十分煎熬,但自己却帮不上忙,乌秋半夜偷偷站在顺英窗外偷看熟睡中的顺英母子,不禁感伤流泪。

  乌秋的举动被丽虹察觉,丽虹逼问乌秋是否恢复记忆,与顺英串通好,打算将她赶走,若真如此,她会死在乌秋面前。乌秋发誓虽然自己恢复记忆,但为了顾全大局,他一样还是正青,丽虹逼着乌秋明日就离开陈家,乌秋因心中挂记顺英母子,借口要等偿还医药费后再带丽虹母子离去。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七集

  福财不同意顺英与周舍合作,他决定悄悄带着胭脂逃离周家,然后到一个周舍找不到地方,胭脂骂福财太天真了,周舍若发现她失踪了,一定会找顺英麻烦,福财这办法完全行不通,周舍返家,胭脂连忙叫福财跳窗离开。

  顺英从乌秋的言行举止中怀疑乌秋已经恢复记忆,但乌秋却死不承认,顺英将乌秋带到坟前,细数过往,与她为何要替乌秋造这座假坟,乌秋听得难过落泪,乌秋表示自己丧失记忆其间,误以为丽虹是自己的妻子,如今又有了儿子,他也十分痛苦,两边都是他的责任,但顺英失去他还能坚强的活下去,还有福财与她也是登对的,但丽虹若失去他,一定活不了的,顺英哭倒乌秋怀里。

  布庄生意每月结帐后,顺英总将六成利润分给周舍,周舍尝到甜头后,野心更大,但他想到福财毕竟不像乌秋头脑简单,也不如顺英心慈手软,将来要想吞并陈家产业,福财一定是个棘手的障碍,因此除掉福财势在必行,周舍对外放出风声,表示福财又开始在外赌博,而且越赌越大,如今还输得一屁股债……

  乌秋也自大山夫妇口中听说福财赌博欠债,因此提醒顺英,福财这几年对陈家帮不少忙,若他在外欠了赌债,也应该替他偿还,福财刚好进来,听见乌秋这么对顺英说,不由大动肝火--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八集

  周舍成功逼走福财,立刻上门找麻烦,表示布庄赚了大钱,却只分给他少许,乌秋立刻拿起账本,将细目一一讲解清楚,周舍哑口无言,私下却对跟班宝昌商量,如今乌秋不再像以前一样傻愣愣,看来要扳倒陈家必须加快脚步才行!

  顺英与乌秋的工作量变大,丽虹见此时正是个好机会,因此自愿到染布坊去帮忙。丽虹到时,周舍已经悄悄将染布坊上的染料换过—

  翌日布匹染出,全都失败,顺英几乎晕厥,周舍趁机大发雷霆,表示一切损失都要由陈家负责!

  周舍找丽虹冷笑着表示,她只想陈家家破人亡,到时就不会再有人和她争夺乌秋,这就是她的计划!丽虹因知道胭脂与顺英情同姊妹,顺英这次遭到重大的困难,胭脂一定会想办法帮忙顺英抒困,丽虹甚至告诉周舍应对之策,周舍大叹真是『最毒妇人心』!

  福财得知染布坊出事,立刻放下之前的不愉快回到陈家商量解决对策, 丽虹悄悄来找福财,表示若胭脂能借钱周转,这不是最好又最快的办法吗?

  丽虹趁着周舍出门,偷偷摸摸的来找胭脂,并说明的陈家现在的状况,胭脂虽然为顺英着急,但却不是非常相信丽虹,尤其又要拿出大笔现金,丽虹表示她只是与福财商量后偷偷来传个话,到时胭脂就将现金带去一个隐密的地点交给福财即可。

  翌日,胭脂借口去庙里拜拜溜出门,她与福财约在一个隐密的旅社房间碰面,不料周舍却与警察破门而入,表示两人在旅社私会,现在被当场抓奸了!

  福财找乌秋请乌秋留意丽虹—

  染布坊传来火灾的消息,顺英与乌秋、丽虹急忙赶到,这才发现福财为了救出染布工人与布匹,在火场里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福财,临终前拿出被掉包的染剂,同时提醒乌秋千万记得他昨晚说过的话。福财重伤死去,顺英伤痛万分,消息传到胭脂那里,胭脂急欲前往探视,却被周舍所阻,周舍以胭脂与福财两人有私情为由,不让胭脂出门!

  由于陈家遭逢变故,乌秋决定从大山家搬回陈家,大山为难的表示,莫非顺英断掌真的有杀伤力,所以才把福财克死,乌秋搬回去,说不定也将被连累,乌秋斥责大山瞎说!

  乌秋搬回将住于福财的房间,丽虹问乌秋住福财的房间不怕吗?乌秋见丽虹一提起福财惨死,脸色即变得惨白,不由想起福财所说的话—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九集

  陈家染布坊大火,周舍以受害人名义控告顺英,认为陈家坑他的股权,而自导自演火烧染布坊,顺英被抓入警局,乌秋不断的想起福财的话,因此套问丽虹,然丽虹发现乌秋对自己有所怀疑,便楚楚可怜的表示自己很希望能代替顺英去坐牢,乌秋心软,不便再对丽虹追问什么!

  乌秋前去警局疏通,局长表示陈家一再拖延交货时间,但又查不出究竟是谁陷害陈家,虽然他身为局长,定货商家坚持要告,他也不可能随便放人!

  乌秋想起福财临终时交给他一瓶染剂,想必可以由此追查到凶手—

  胭脂得知周舍打算利用前夫家的关系,与日本商社合作染布生意,大骂周舍不顾情义,周舍气胭脂胳臂肘往外弯,固执的表示日本商社那边的合约已经送到他手上,他绝不可能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

  胭脂趁着周舍晚上熟睡之际,偷走周舍的合约书—

  由于乌秋的腿受伤,丽虹便不断暗示大山这都是由于顺英断掌的缘故,大山在接二连三的接受丽虹的暗示,也认为乌秋继续待在陈家,早晚会跟福财一样死于非命。

  丽虹替乌秋煎药时,偷偷放入其它药材,致使乌秋伤势恶化吐血,大山见此,跪下来恳求顺英放乌秋一条生路吧,如果顺英真的爱乌秋的话,就请跟乌秋离婚,唯有这样乌秋才能躲过这次大难,心力交瘁的顺英沉重的写下了离婚协议书,如今她已无力与命运对抗,胭脂不断为顺英打气,顺英表示只要乌秋能安然无恙,她什么都愿意。

  周舍拿到丽虹偷取出来的陈家印鉴到银行,交给银行赵课长帮他在合约书上动手脚…

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集(大结局)

  丽虹喂乌秋喝药,乌秋问丽虹是否换药了,为何味道不同?翌日乌秋一觉醒来,感觉头不再昏沈,胸口也不闷痛了,大山乐不可支的对丽虹说,真是太灵了,丽虹也频频点头。乌秋下床要找顺英,在得知顺英已经签妥离婚协议书,乌秋大惊。

  周舍拿出房地契,表示银行已将这做宅院拍卖给他了!顺英不信,与胭脂一同到银行求证,这时顺英才知自己的印鉴遭人窃取!

  顺英、胭脂、乌秋回家商议,仔细回想起来,近期发生的意外,件件都与丽虹脱离不了关系,胭脂表示丽虹以前确实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但今时不比往日,而且事情也太过巧合。

  乌秋忽然又感到身体不适,丽虹非常紧张,大山及时想到一定是因为师兄还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大山赶紧拿出离婚协议书让乌秋盖下指纹,不料乌秋不适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大山要乌秋别不信邪,这已经是顺娘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次了,丽虹心里纳闷,只有安静在一旁观察着。

  胭脂回到周家,恳求周舍不要将顺英赶出陈家大院,周舍在胭脂不断恳求下,点头答应。

  乌秋在大山的怂恿下决定离开陈家,丽虹非常高兴,乌秋带着丽虹到大厅告知顺英他们一家三口这就要离去。乌秋希望顺英给他一笔钱好安顿丽虹母子。

  顺英坚定表示现在陈家状况不好,实在无法答应乌秋的要求,乌秋表示他对顺英太失望了,原来这个世界只有丽虹对他是真心的,收拾妥东西后,乌秋带着丽虹与满福准备离开陈家。

  然而金水却在这时癫痫症又发作,不料乌秋探视过金水后,又与顺英大吵起来,两人恶言相向,吵得不可开交,宝昌立刻回去向周舍报告,周舍认为乌秋与顺英多年夫妻,怎么可能翻脸像翻书?

  周舍不甚放心,决定约丽虹出来了解一下状况。

  丽虹接到周舍的纸条,悄悄外出,乌秋跟随在后,丽虹来到周舍约定的地点,周舍问丽虹乌秋与顺英真的翻脸了吗?丽虹表示一点没错,她立刻就会与乌秋离开此地,不过她要周舍给他一笔钱当是分红。

  周舍不肯,丽虹表示若周舍不肯,她将揭发周舍的恶行,周舍一怒之下差点掐死丽虹,幸而乌秋赶到,周舍告知乌秋一切都是丽虹在搞鬼,顺英、胭脂带着警察局长、银行赵课长前来,一一揭发周舍与丽虹的诡计!

  顺英表示她能了解丽虹的出发点完全是因为太爱乌秋的关系,但周舍心存不轨,实在不可原谅!

  周舍见顺英将染剂等证物交给警察局长,胭脂亦表示会在日商社社长面前揭露周舍的恶行,周舍紧张打算逃跑,见数名警察围上,便抓住丽虹当人质!

  混乱间丽虹被周舍手中的刀刺中要害,丽虹临死前乞求乌秋与顺英的原谅,顺英与乌秋都表早就不怪丽虹了,丽虹伤重死去,周舍也被逮捕入狱!

  一场风波终于过去,胭脂取得与周舍的离婚协议书,返北京陪伴父亲,乌秋与顺英庆幸虽然经过许多波折与误会,但两人终究不离不弃,今后夫妻更将同心协力,重振家园!~Ending(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