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健康门户网新闻正文

针对MET基因突变的一线治疗 证实能为患者治疗带来新曙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2-05-29 09:55:33

众所周知,我国头号癌症杀手——肺癌近年越来越常见。但不为人所知的是,其隐藏着的基因突变是病变成因,透过基因检测,揪出病因,便可对症下药,例如:MET基因突变,这类病例预后极差,不少患者的癌细胞可能有骨、肝及脑部转移。随着医疗发展进步,目前,这类肺癌可利用靶向药物可瞄准病灶,精准攻击,达至治疗效果。 不过,前提是需要先进行基因检测,揪出基因突变的癌细胞,再对症下药。

香港肿瘤学研究学会(HKOSG)创会人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李宇聪指出,治疗肺癌需要与时间竞赛,患者必须要按自己需求及时间,来选择基因检测类型。近年来,医学界有针对MET基因突变肺癌研发靶向药物,而且证实用于一线治疗,总缓解率(Overall response rate,简称ORR)接近七成。

肺癌为中国癌症头号杀手 早期症状不彰显

肺癌是肺部细胞异常生长所形成的癌病,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在2016年发布的《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报告》中,综合2000年至2011年的数据,推断肺癌为发病及 死亡榜首。另有研究指出,中国肺癌患者的死亡率比大部份国家高,预计2015年至2030年间, 因此病而死亡率可能增加40%。由此可见,肺癌在中国及香港情况严峻,对公共医疗系统构成压力。

早期肺癌缺乏明显症状,甚至没有任何先兆,李医生指出,大部分肺癌患者有机会因为病情进一步恶化,才出现明显病征。他们患病后有可能出现:突然出现咳嗽并持续一段时间、少量咳血、呼吸急促、咳嗽、大笑时出现胸痛、声音变得嘶哑、食欲不振、体重无故下降、支气管炎及肺炎等病症不断复发等症状。

患者经诊断后,医生会按肺癌种类制定治疗方案,李医生指,肺癌大致可分为两种:非小细胞肺癌及小细胞肺癌;前者为最常见的肺癌种类,占肺癌个案中至少约70%,当中会分为三类:腺癌,鳞状细胞癌及大细胞癌,其中腺癌为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的类型,病例占非小细胞肺癌个案中60%至70%,常见于非吸烟者及女性身上,肿瘤生长较慢,而且患者年龄相对鳞状细胞癌年轻,一般只有40、50岁。

非烟民也有可能患上肺癌? 基因突变使肿瘤抑制基因失效而致癌

众所周知,吸烟是肺癌的主要风险因素,但实际上非吸烟人士也有机会患上肺癌,李医生引述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研究 ,一共分析了当地2011至2016年逾12.9万宗肺癌个案。研究显示,每100名确诊肺癌的患者中,有12人从未吸烟。非烟民肺癌患者中,女性非烟民患者(.5.7%)的比例较男性(9.6%)高,且患非小细胞肺腺癌的占比较多,年龄介乎20岁至49岁的患者比较多。他续指,构成肺癌的风险因素,还包括:氡气、二手烟、经常吸入化学或放射性物质及空气污染等。

另外,基因突变同为肺癌的风险因素,因肺细胞产生基因突变,令其异常生长,肿瘤抑制基因会因而失去原来作⽤,导致癌细胞有机可乘,甚至诱发癌症。李医生指,引致肺癌的常见基因突变类型,包括:EGFR、ALK、MET,BRAF。其中MET基因突变常见例子有外显子14跳跃突变(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占非小细胞肺癌中约3%。香港肿瘤学研究学会(HKOSG)创会人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李宇聪解释,MET基因负责制造一种向细胞传递生长、生存等信息的蛋白。“当MET基因出现突变时,便可能制造出异常的蛋白,让癌细胞不断生长和扩散”。

晩期肺癌昔日只能单靠化疗 副作用使患者苦不堪言

治疗肺癌,现时可透过放射治疗、化学治疗、标靶治疗及免疫治疗联合治疗,但在针对基因突变的标靶药物出现之前,确诊晚期肺癌的患者一般只能接受化疗。李医生引述一项研究指出,该研究有逾1,100名确诊患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数据显示,他们接受化疗,其整体存活期中位数为7.9个月、一年存活率为33%、两年存活率为11%,总缓解率(ORR)仅19%,可见化疗的治疗效果有限。

除此之外,患者进行化疗后所衍生的副作用,使他们苦不堪言。他们可能会出现脱发、口腔问题、食欲不振或体重变化、呕吐及腹泻。

选择合适的基因检测 尽快揪出病灶对症下药

随着基因检测逐渐普及,确诊晚期肺癌的患者,其组织样本一般可用于基因检测,以找出癌细胞是否带有特定基因突变,从而判断是否适合使用标靶治疗。李医生指,基因检测可分为三类:单一、多种及全方位基因检测。不过三类的基因检测各有特点,李医生解释,单一基因检测,每次只能检测一种肺癌基因,一般会从最常见的EGFR基因开始,虽然费用较低且所需时间较短,不过组织样本或不足够用于多次检测,影响测试准确度,甚至需要再次取得组织。李医生续指,多种基因检测则可以同时检测已有标靶药物的肺癌基因突变;全方位基因检测可以同时检测数百个基因,当中包含未有标靶药的罕见基因突变。两者虽然可以加快治疗进程,但费用及所需时间则较单一检测长。进行基因检测的目的是找出肺癌细胞特性,从而度身订造治疗方案。患者在进行检测前应与医生讨论最适合的基因检测类型,并衡量检测基因的内容,检测效率,所需时间。

标靶药口服MET抑制剂用于一线治疗 证总缓解率(ORR)可达接近七成

患者揪出病因后,下一步便可以对症下药。近年标靶药物的发展越趋成熟,李医生指,“现时非小细胞肺癌病例中,有接近约七成基因突变是已知并有相对应的标靶药物 。” 其中,MET基因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是一种预后极差的肺癌,李医生指,不少患者的癌细胞可能有骨、肝及脑部转移,过往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案,在美国每年约有4000至5000位患者被诊断为MET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

不过,近年标靶药物口服MET抑制剂可用于一线治疗的患者,李医生指,该标靶药的总缓解率(ORR)可达接近七成,相对传统化疗的成效高,而免疫治疗需要视乎生物标记PD-L1的表现,故并非所有患者都适合。此外,该标靶药物亦证实有效治疗脑转移。不过,服用该标靶药可能会面对常见的副作用,例如:手脚肿胀、恶心、疲倦及软弱无力、呕吐、食欲不振及某些血液检测出现变化。李医生建议,患者服用前,需告诉主诊医生所有正在服用或刚开始服用的药物,以免有药物相冲。李医生提醒,制定治疗方案需视乎每位患者的情况,每种药物治疗都有其特征,建议患者有疑问应向主诊医生查询。



健康排行

健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