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健康门户网新闻正文

失眠、乏力……疑似亚健康?不,是甲状腺在作怪!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2-03-22 19:32:38

近来,#35岁以上职场人去了哪儿#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越来越多的人发现:35岁以上的人,好像正在社会上消失......

白领李女士也遇到过这样的困境。

李女士今年36岁,事业上正值当打之年。然而,她的身体状态却大不如前,浑身乏力、嗜睡、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下降、便秘、月经紊乱等症状纷纷找上她。

身体上的不适,还直接影响了她的正常工作,让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幸而,单位组织的年底体检,给她带来了转机。当李女士看到体检报告上甲状腺功能三项的检查结果都不在参考范围内以及体检医生给的复查建议后,她立即赶往医院就诊。

结果,她被确诊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目前她的身体已明显好转。

前阵子,李女士到医院复查,以下是复诊的详情▽

医生:最近感觉怎么样?白天还老想睡觉吗?

李女士:晚上睡得还可以,白天也没那么困了。

医生:嗯,还会便秘吗?

李女士:大便每天都有的。

医生:那很好,有坚持吃药的吧?虽然你现在的甲状腺功能在好转,但TSH(促甲状腺激素)还有点高,需要增加点药量,接下来还是要定期过来检查,调整药量的。

李女士:有在坚持吃药的。现在病情好转,真是太高兴了!

医生:其实甲减的症状尤其早期不明显,很多病人出现情绪低落、乏力,月经不调,以为工作压力大,扛一扛就过去了,根本没想到其实是甲状腺出问题了

李女士:是的,就像我。

医生:所以,还是建议大家能每年做一次甲状腺相关检查,尤其是30岁以上的女性,要特别关注甲状腺健康。

此次李女士来复诊,恰逢小编团队来院跟诊。复诊结束后,她很热心地和小编聊了聊亲身经历,希望能给与她有相似情况的朋友们提个醒。

以下是李女士的自述。

被乏力、嗜睡、便秘......包围的日子

从身体到事业,我都跌到了谷底

我今年36岁,正是勇攀事业高峰,实现人生理想的当打之年。不夸张地说,对于事业,我向来野心勃勃,什么女性职业天花板之类的论调,我从不放在眼里,拼就对了。

然而,不知道具体从哪天开始,我的身体状态和精神面貌大不如前。

以前的我,工作时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仿佛有使不完的劲,是同事们心中的“战神”。

可前段时间,我总觉得浑身无力,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整个人像蔫了一样,无精打采的。

白天工作时,我总是犯困,精神不济。和同事们交流工作,我经常说了后句忘前句,记忆力蹭蹭下降。开会时,我时不时就跑神,注意力很难集中。

就连我一向准时报到、经量正常的“大姨妈”,也开始任性起来,变得很不规律。另外,便秘也困扰着我,痛痛快快地解个大便竟成了一种奢望。

更让我头疼的是,身体上的这些不适,直接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

记得有一次我要做一个策划案,但疲累的身体、萎靡的精神拖着我,让我深深感觉到力不从心。后来领导都来催了,我还没完成。那时的我,别提有多羞愧、多自责了。要知道,做策划案可是我的拿手活,早就驾轻就熟了!

可以说,那段时间的我和以前“打了鸡血”的我,简直判若两人。连身边的同事都纷纷私聊我,关心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其实那会我也没多想,只当自己是压力大、太累了,亚健康而已,只要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这样的日子竟持续了一天又一天。

说实话,到了我这个年龄,本来就面临着上级的施压、同辈的内卷、后浪的冲击,哪哪都是坎。只要一天不打起精神,就可能会和社会脱节。

那阵子,饱受着身体上的苦痛与精神上的折磨,我度过了一段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日子,整个人仿佛跌到了谷底。

一份体检报告,一次紧急就诊,

我被确诊为甲减

幸运的是,去年11月初我们公司组织了年底体检,事情的转机来了!

收到体检报告后,我发现我的甲状腺功能三项的检查结果都不在参考范围内,体检医生也提醒我去复查甲状腺。

我当时没敢耽误,立即请假去医院就诊。经过检查,我被确诊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规范治疗一段时间后,

我在慢慢好转

接诊的医生给我开了药,我吃了一段时间了,现在白天不再老犯困,精神状态好多了,便秘也缓解了。

最近一次复查时,医生告诉我,我现在的甲状腺功能正在好转,不过促甲状腺激素有点高,还需要增加点药量,接下来也要定期复查,调整药量。

那位医生特别专业,人也很nice,在接诊过程中,还给我科普了很多有关甲减的知识。这方面你们更懂啦,有你们给大家科普,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在这,我只想告诉和我有相似症状的30+小姐姐们:

我们是甲减的高危人群,但甲减的症状不够典型,很容易被忽视。所以,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身体不舒服了就及时去医院检查。

万一不幸中招,也不用怕,咱该吃药吃药,该检查检查,我相信关关难过关关过,前路漫漫亦灿烂。

甲减“重女轻男”,每年检查是关键

正如李女士自述中所说,女性确实更容易被甲减盯上,尤其是25~45岁的中青年女性。

从流行病学来看,甲减的患病率为13.95%,女性患病率高于男性,且随年龄增长患病率升高[1]。

女性患上甲减,除了要经受疾病本身的“折磨”,如畏寒、乏力、嗜睡、记忆力减退、月经紊乱等以外,还要面临不孕、流产、早产等风险。即便生下胎儿,孩子也容易出现脑发育障碍,严重者甚至可能出现呆小症。

值得注意的是,甲减发病隐匿,病程较长,不少患者缺乏特异症状和体征[2]。这意味着,很多病人虽然有甲减表现,但这些表现不仅很难被病人察觉,甚至有些医生也处于“雾里看花”的境地。

因此,当身体出现以上提及的不适症状,要及时去医院内分泌科就诊。还有,建议大家能每年做一次甲状腺相关检查,尤其是30岁以上的女性。

编辑:覃连秀、李玉娥

出品:《中国家庭医生》杂志社

学术指导:王曼曼副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分泌科

内容来源:公众号“家庭医生”(ID:jtys1983)

参考文献:

【1】Thyroid. 2020 Apr;30(4):568-579. doi: 10.1089/thy.2019.0067. Epub 2020 Mar 24.

【2】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成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诊治指南[J].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7,33(2):170.DOI:10. 3760 / cma. j. issn. 1000-6699. 2017. 02. 018


健康排行

健康推荐